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云者剑犁客 佐佑玖典 博客

青山不墨千秋画 流水无弦万古琴

 
 
 

日志

 
 

【转载】谈“性”  

2013-03-10 21:5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廖广翏《谈“性”》

谈“性”

高永平

如果用拟人的说法问一个问题,中国的汉字中哪一个字最累,你的回答是什么呢?大多数人的回答可能是“的”字。这是从使用频率上来说的。但是,如果要从其承担的语法功能的种类上来说,则非“性”字莫属。“性”既是实词,又是虚词;既是一个深奥的哲学概念,又是一个老百姓讲话不可缺少的字。而且,不论是作为实词还是虚词,不论是作为哲学概念还是作为日常用字,它的使用频率都很高。“的”字的使用频率虽然高,但主要承担一种功能,就像一个人一天24小时不停地只干一件事情;而“性”字则像是一个承担了多种社会功能的大忙人,经常在不同的角色之间频繁转换。我认为,这样的“累”可能更累。

汉字“性”的本意是“特征”、“本质”、“自然状态”等。《荀子·性恶篇》中说:“不可学,不可事,而在人者谓之性。”《荀子·正名篇》中说:“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礼记·中庸》说:“天命谓之性。”《论语》中也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这一词义首先引申为“生命”本身,如《左传·昭公八年》中说:“今宫室崇侈,民力凋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又如,《史记·范雎蔡泽列传》中说:“性命寿长,终其天年而不夭伤。”其次又引申为“个性”、“品性”的意思。《孟子》中说:“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又如陶渊明《归居田园》:“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汉语中上述词义仍然常用,保留在“性质”、“性命”、“性格”等诸多词汇中间。

对一个字来说,即使是仅仅承担上述词义,任务就已经不轻了。可是,随着语言的发展,“性”字又承担了更多更繁重的语义功能。首先,“性”字开始表达“生殖活动中两类不同的个体及生殖功能”的意思,其标志是“性别”一词的出现。中国古代只有“男女”的概念,而没有“性别”一词。这一词最早出现的年代仍需考证,但应该不早于19世纪,即在中国人翻译西方的“sex”一词的时候出现的。与上述词义扩张相联系,“性”有进一步有了“sex”的另一个含义,即“性行为”、“性现象”、“性存在”的意思。同时,汉字中的“性”还部分对应于英文中的“sexualality”一词。上述词义体现在“性欲”、“性行为”、“性向”等词汇中。

其次,“性”字从19世纪开始又承担了一个重要的虚词功能,即作为把动词或者形容词转化为抽象名词的后缀的功能,如“能动性”、“进步性”、“革命性”等。承担了虚词功能的字还有几个,如“度”、“化”、“量”、“学”、“主义”等。从语言学上来讲,这一功能的出现是对汉语的一场革命。这一革命是文字改革运动的伟大成果,我们至今仍然在享受这一成果。之所以说名词性后缀的出现是一场革命,是因为它们大大地提高了汉语的抽象能力。中国古代汉语中的词汇大多是单字,没有词尾变化。白话文运动使得汉语中的大多数词汇从单音节词汇变成了多音节词汇,从而为汉语词汇的词尾变化提供了空间。虽然以上述汉字作为后缀来进行词尾变化的语法现象的出现可能早于新文化运动,很可能出现于洋务运动中对西洋科学文献的翻译过程中,但白话文主导地位的确立无疑为这种转变提供了更好的语言环境。

没有上述用后缀作为手段的词性变化的引入,用汉语进行科学和哲学思维的困难就要大得多。例如,物理学中的基本概念,如“长度”、“温度”,如果以中国传统的抽象概念构成法来表示,应该是“长短”、“冷热”。读者马上就可以体会到两种表述方式的抽象程度的差异。而物理学中的另一个概念“能量”,则根本无法用传统的构词法构造出一个词来表示它。另一个非常有用的名词性后缀是“化”(即“过程”之意),我们经常使用的概念如“现代化”、“常态化”、“进化”等等,都是利用该后缀所造。我们之所以说这些字是后缀,而不是普通的构词材料,是因为普通人也可以用它来自行造词。如果允许我在这里造一个词的话,这是“语言民主化”的表现,即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根据其表意需求造出一个新词来。老百姓造的新词如果被共同语所认可,就会成为共同语的合法词汇。我们目前经常使用的“力度”一词,就是老百姓造出来后才被通用汉语所接纳的。

在所有这些名词后缀中,“性”字所造的词抽象程度最高,因为它们常常是表达事物的抽象性质的词。“性”字基本上对应于英语中的后缀“tion”、“ty”等,而由这些后缀构成的英文词就具有很高的抽象度,如“justification”、“modernity”等。以“modernity”为例,这个词我们翻译为“现代性”,对很多学生来说,这是一个较难理解的概念。较为容易理解的概念是“现代化”,这主要是因为该词已经成为大众语言的一部分。这两个词虽然关系密切,但概念取向完全不同。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名词性后缀,汉语传统的构词方式怎样表达“现代性”和“现代化”之间的区别?而如果做不出这种区分,汉语的抽象能力就会大打折扣。用“性”这一后缀所构成的另一个难以理解的概念是“主体间性”,但惟其难理解,恰恰证明汉语已经有能力表达如此复杂深奥的意义。否则我们将在面对复杂艰涩思想时显得无能为力。

可以看到,“性”字比较晚起的语法功能分为实词功能和虚词功能。本文之所以单挑出“性”来进行论述,其主要原因是,“性”字的这两个功能常常互相干扰,从而对汉语语言的明晰性造成损害(其他字也存在类似现象,如有人提出过“文化化”的概念,但它的问题不像“性”字这样突出)。换句话说,“性”字承担的功能太多了,以至于在某些情况下分身无术,无法同时承担两项功能。这些情况主要体现在对外来词语的翻译上。下面举例说明。

在社会学和心理学领域,虽然涉及性的一些词语的引入汉语都费了一番周折,但基本上都有了约定俗成的译法。例如,“gender”现在被译成“社会性别”(其实,在英语中,人们越来越多地用gender代替“sex”来指称生理性别,因为“sex”的性意味太浓了),“sexy”被译成“性感”。但有一个词的翻译至今有很大争议,那就是“sexuality”。其实,如果不存在汉字的重复问题,“sexuality”本应该被翻译成“性性”,前一个是实词,后一个是虚词,其意为“关于性别和性现象的性质”。但是,“性性”这种翻译显然是违反汉语基本规范的。目前,对这个词的翻译各种各样,如“性”、“性现象”、“性本质”和“性存在”等。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性存在”的翻译,但这个翻译并不能适合于所有的语境,请看下面的例句:

As a lesbian she is open about her own sexuality.

如果把“sexuality”翻译为“性存在”,这句话就应该译成“作为一个女同性恋者,她对自己的性存在持开放态度。”如果不是学术人士,一定会对这句话感到费解。其实,这里的“sexuality”指的就是她的性取向,因此,还不如译为“她对自己的性取向持开放态度。”其实,大家之所以没有把该词译为“性性”,是因为碰巧表示实体意义的构词成分和表示词性的构词成分恰恰是同一个字,而把这两个字放在一起又是违反语言规范的。当然,如果在所构成的词中不仅仅包含两个“性”字,而是还有其他的字,似乎这样的构词还差强人意。典型的例子就是对“femininity”的翻译,虽然这个词也有多种翻译,如“女性特质”、“女性气质”等,但最准确的翻译仍然是“女性性”,虽然读起来有些别扭。在这里提出我的建议:在没有根本性的语言改革之前(见后文),把“femininity”翻译成“妇女性”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样既保证了翻译的准确性,又避免了汉字的重复。而且,“femininity”包含有“母性”的意思,“妇”字恰恰可以对应“母性”的含义,从而使“妇女性”一词更符合原义,也更加饱满。

还有一个例子,美国就业平等委员会给性骚扰下的定义是:“不受欢迎的性求爱、性好感邀请,以及其他一些带有性性质(sexual characteristics)的言语和身体行为。”这里也出现了两个性质不同的“性”字连用的现象。从信息学的角度来说,这种情况就是重码。重码的出现会使语言的准确性下降,也容易引发歧义。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是另找一个字代替指称生殖意义的“性”字。我的建议是,把“惺惺相惜”中的“惺”字借来,代替指称生殖意义的“性”字。原因有二,其一,用“惺”字代表与生殖相关的意义符合汉字的“形声”造字法,与原来的“性”字也有同样的表义偏旁;其二,“惺”字原来的语法功能仅限于成语“惺惺相惜”,完全可以让它再承担更多的语义功能。当然,语言是最顽固的社会事实,进行这样的改革任重道远。

“性”字承担两种性质不同的语法功能的另一个问题是容易出现歧义。比如,我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样的广告,它的大标题是“一次性生活用品大展销”。如果不参考广告的其他内容,对这个标题就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是“对性生活用品的一次大展销”,二是“展销一次性的生活用品的展销会”,两者的语义大相径庭。当然,在日程生活领域,这样的歧义无伤大雅,也许还可以搏人一笑,但是,如果在学术文章中出现这样的歧义,则会对学术思考的明晰性产生伤害。

一百多年前,我们的先辈们向汉语中引入了词缀构词法(本文仅仅谈到了后缀,其实还有前缀,如“后现代”、“准军事组织”等。不过因为前缀和汉语中原有的修饰词没有根本区别,故没有后缀构词法的改革意义那么重大)。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把两种性质不同的语法功能交给一个字来承担(这也容易理解,因为考虑到“性”的本义,用它来指称男女差异可以说是最佳选择),而恰巧这两个功能任务都同样繁重。我们不应该苛责前人,而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其实,前人也给我们提供了成功解决类似问题的先例,比如“她”字的引进。希望本篇小文能对思考这一问题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启发。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