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牧云者剑犁客 佐佑玖典 博客

青山不墨千秋画 流水无弦万古琴

 
 
 

日志

 
 

【转载】“宪政”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以《邵建:宪政与民主的政治秩序》为例  

2013-08-28 23:3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宪政”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以《邵建:宪政与民主的政治秩序》为例

意文兴

当下的宪政讨论是个热门,但何谓“宪政”,“宪政”概念的本质定义是什么?在许多人那里却是糊涂的或者矛盾的。即以共识网尊为“振聋发聩”(注1)的《宪政与民主的政治秩序》一文(2,作者邵建,下简称邵文)为例,作个简单分析。

“宪政”的定义是什么呢?邵文开宗明义即提出“宪政即宪法政治,即国家政治权力必须受到宪法和法律的限制”。

从广义上说,“宪法”也属于“法律”,于是,上句的意思也可以说成为:宪政,即国家政治权力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这里,笔者先不说法律的制定,而是在即定的法律面前,先从宪法(法律)的实施说起。

循着这个意义下来,邵文考察了美利坚的宪政实施过程,在即定的宪法面前,以美国宪法的简略,如何适用宪法条文处理宪政问题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疑难,争议的发生可能在于,某个重大的政治行为符不符合宪法,《宪法》自己不会开口说话,那么由谁说了算呢?邵文考察到:“对权力限制的依凭是宪法,但解释宪法的却是法官。1907年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休斯说:‘我们都生活在宪法之下;但宪法是什么,还得法官说了算。’”(当然,这里的法官最重要的指涉及宪法终审解释的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

然而,在这里,“法官”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上帝吗?显然不是,他也有自己的政治倾向和价值判断,在美国就可大致分为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或者叫共和党与民主党。于是,什么样的法官,可能就决定了什么样的“宪政”。当“我们的”政治倾向同法官的不一样时,该服从什么样的宪政呢?按照邵文的意见,当然是应该听从法官的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还要追问?法官既然不是上帝,他又是怎么产生的呢?又由谁来决定谁能做法官呢?是由“你们”还是由“我们”来决定呢?在当下政治倾向如此分裂的世界,各种不同的“们”们,相信是有不同的意见的。

对此,美国的宪政学家先驱们(当然也包括后来的主审“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马歇尔等)早已想到了这个问题,已经设计好了一套方案了。

法官由总统任命。(当然,这里的“法官”指美国最高联邦法院的9位大法官。)

9位法官的任期是终身制的,除非自动退休或被国会弹劾并证明有罪而退出,缺位再由在任总统补上。具体做法是由美国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听证后批准,后由总统委任。一般总统提名会获得通过,少有不批准的。所以笼统地说,法官是由总统任命的。

这样,到了现代,9位法官被一位总统任命的情况就非常罕见了,一般是由多位总统任命的。

于是,总统也一般会提名任命同自己政治倾向相近的人担任大法官。换句话说,大法官们的政治倾向可能是同提名任命自己的总统相接近的。

大法官们的政治倾向是如何影响“宪政”的呢?这里有个实例。

据人民网121日(2000年)专讯,“美国总统大选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法庭听证会当地时间1日上午10点(北京时间1日晚11点)将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举行。在这一可能决定美国历史上最激烈的总统竞选的最后结果的听证会上,九名大法官的政治倾向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之一。”

2000年总统竞选的两位主角是共和党的小布什和民主党的戈尔。大选最后选票统计的争议焦点在于佛罗里达州的选票统计上。对于第一次统计的微小差距,最终布什只多327票,如果再继续在其他争议的部分县进行第二次人工计票,布什是否还能保持领先就很难说了。争议最终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布什要求停止第二次人工计票,承认先前的统计结果,那么他就当选了。反对派则要求继续第二次计票。

九名大法官该如何取舍呢?或者说,会如何取舍呢?

最终,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布什的意见,停止计票,布什当选为2000年的第54届美国总统。

在这一裁决中,9名大法官的意见是54,显然,谁是“公正”的呢?那4名反对布什的法官决不会承认自己是不“公正”的,绝大部份公众也不会认为他们的“人品”会是不“公正”的。那么,解释只有一个,“公正”与否?是由政治倾向性决定的,政治倾向力量强的一方,会被认为更为“公正”,政治倾向弱的一方,只能被认为是不那么“公正”。

由此,问题追溯到大法官们的政治倾向性上面来。他们的政治倾向同布什的政治倾向为什么是相同或者相对的呢?布什的政治倾向是共和党。

当时的9位大法官的任命情况是:

法官任命总统任职时间政治倾向

威廉·伦奎斯特罗纳德·里根(任命为首席)2005年去世共和党

安东宁·斯卡利亚罗纳德·里根至今共和党

安东尼·肯尼迪罗纳德·里根至今共和党

克拉伦斯·托马斯沃克·布什(老)至今共和党

鲁思·金斯伯格比尔·克林顿至今民主党

史蒂芬·布雷耶比尔·克林顿至今民主党

桑德拉·戴·奥康纳罗纳德·里根20061月退休共和党

大卫·苏特沃克·布什(老)20096月退休共和党

约翰·保罗·史蒂文斯杰拉尔德·福特20096月退休共和党

九名大法官中,有7名属于共和党,分别由里根、老布什和福特任命,2名是民主党,由克林顿任命。老布什正是小布什的父亲。这样,悬念几乎就没有了,小布什在这一宪法性争议的解决程序中占有明显的优势。

原来所谓法官解释宪法,但是谁能当法官,却是由前面的总统们决定的。

哪谁又来决定总统呢?当然是美国“民众”了,民众选举的规则是美国的选举制度,由此产生美国总统(当然也包括议员、法官)。但是,大家都知道,最早的“美利坚”是英国的殖民地,“美利坚”的“一把手”(总督)是由英国女王任命的。并没有什么自古就有的“美国的”、“总统的”选举制度。

对此,邵文考察到:

“美国建国之初,选举不是全民的事,而是少数白人精英的事。他们有理性、有财产,因而有责任。无财产的白人、妇女、白人以外的非洲裔黑人和作为原住民的印第安人都没有选举权利,其中黑人在美国南方的身份还是奴隶。但南北战争后,美国正是通过宪法修正案让选举民主有序扩展,以至形成今天的普选。”

“是少数白人精英的事”,说明不再是英国女王的事,这个“选举”是女王赏赐的吗?当然不是,这是“美利坚”的资产阶级通过用枪杆子打起的独立战争而建立的,在战争的后面,是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较量的结果,恩格斯讲到,“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国家设施”就是国家权力的一系列表象,其最根本的规则,资产阶级把它命名为“宪法”。可见,终极之处是经济,然后是上层建筑,其核心是政治,即国家权力,然后才是法律。

最终,女王俯首称臣,“美国”、以及美国的选举制度--所谓“宪法”得以建立。可见,是政治权力决定了法律,谁掌握了社会(国家)权力,谁(当然,这里已不包括皇帝的个人统治,女王一个人的统治是不需要宪法的。)就会按照自己的意志制定宪法,然后通过这样的宪法,要求大家必须遵守“我们”制定的规则,去实现对社会的统治。“人治”通过“法治”去实现,而不是直接采用“人治”,更能保持统治的稳定。“宪政”或者说“宪法政治”的本质就在于此。“宪法”并不是天外来客,也非抽象的“最大”。

美国的宪政决定着美国总统、议员、法官等一大批统治力量代表的产生,它杜绝了个人的专制统治。但是,美国的宪政却不会是全民意志,而是占统治地位的政治力量的产物。或者说形式上是全民的事,实质上要看财产多寡,穷光蛋再多,恐怕也推举不出一位自己的总统。假使万一搞出一个穷人总统,恐怕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因为还有那么多代表着富人的议员、法官、资本寡头在制肘着总统。

但是邵文却说,“宪政即宪法政治,即国家政治权力必须受到宪法和法律的限制。”“作为宪法政治,是一种规范形态的政治,必须要通过宪法和宪法下的法律对政治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在宪政框架里……至上的只能是法律。”

这不是本末倒置么?或者,如果承认前述结论,就成了循环论证,即:政治力量决定法律,法律约束政治力量。在这二者之间,决定的方面究竟是什么?不回答这个问题,唯物辩证法就会走向唯心诡辩论。

前面是从实证的角度去分析的。如果从马克思关于上层建筑的理论分析,在政治与法律的关系上,也是政治是上层建筑的核心,它决定了法律,而不是相反。

许多抱有同样观点的人(3)难道真的不知道,任何法律(包括宪法)都是有一定政治倾向性的法律,它的政治倾向性是由掌握着这个国家(社会)的政治力量的倾向性决定的,还能指望统治社会的政治力量匍匐在“法律”下面唯唯诺诺吗?当某个“法律”限制了这个政治力量的社会统治权力运行的话,“力量”一定会废除或者修改这个“法律”,或者是新造法律。而不是相反,老老实实地去遵守它,听任威胁自己的权力稳定。除非发生社会变革。

在这样的基础上去讨论“宪政问题”,不是南辕北辙么?会指导我们如何通过宪政之路去达到民主的彼岸么?

所以,“宪法”其实是要问姓社姓资或者姓别的什么的,就世界范围看,不同的“宪法”,其后面代表的政治力量是不一样的。既有姓资的美国宪法,也有不姓资的其他宪法,例如斯大林宪法、萨达姆宪法、希特勒宪法、金日成宪法,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有一定阶段存在的“钦定宪法”。这些肯定不是资本主义宪法。那么是不是社会主义宪法呢?你一定会答,那可不一定。哦,所谓宪法政治,原来还有这些区分。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社会形态除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以外,其实还可以有封建主义、奴隶主义、共产主义等。也会有“封建的社会主义”(《共产党宣言》)。

那么,虽说宪政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但是社会主义也是可以搞的。另外,有些宪政,资产阶级们既不承认,我们也不会认为它们是社会主义的宪政,例如斯大林宪政、萨达姆宪政、希特勒宪政等,还有朝鲜的宪政,会是社会主义的人民大众的宪政吗?显然不是。他们其实是打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封建主义“宪政”,形式上是宪政,实质上是封建极权,“即使有宪法也只是挂在墙上”(邵文)。“封建的社会主义”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封建主义,其实是假宪政。(“封建主义”还会有“宪法”之政?许多人可能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对比下,美国宪政虽然是资本主义宪政,但显然优越于“封建主义宪政”,假如一个国家的宪政,当有人认为它是封建主义的宪政时,要用美国式宪政去代替它,就是义正言辞的了。但当有人认为是社会主义的宪政,是优于资本主义宪政时,你能指望他用美国式宪政取而代之吗?不,他要坚决捍卫的。

现在,问题的焦点其实已归结为,这个“宪政”究竟是社会主义的,还是资本主义的,还是封建主义的,为什么?只有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才说得上去搞什么样的宪政。如果这个问题不清楚,你在那里使劲讨论美国式宪政如何如何优越,对于坚持咱们是“社会主义宪政”的人来说,是听不进去的。对于掌权者来说听不进去,你可以认为是因为利益所系,“你永远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然而,深受“社会主义”教育的普通民众如果也听不进去,特别是在被洗脑的情况下,鼓吹宪政的人如何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试图用“三权分立型”的宪政去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呢?

因此,我说现在所谓的宪政讨论,在“宪政”概念的本质还是稀里糊涂的情况下大多是纸上谈兵,不会对现实有太大的启蒙作用。宪政的不同定义再多,但要深入讨论这个问题,就要先行思考一下“宪政”的本质含义,思考一下要改革的这个“宪政”和要学习的那个“宪政”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宪政还是资本主义宪政?甚至是名为“社会主义”而实为封建主义的假“宪政”。而一旦触及此点,可能许多人会产生莫名的焦虑,于是王顾左右而言他。这又引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当今社会还有真正的以思考人类命运和世界发展终极趋势为使命,而不是唯权听用的知识分子吗?

连“宪政”的本质是啥都没闹明白,还能奢谈“真正能够拯救我们的是宪政”吗?

读者:意文兴

0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注:

1、(《邵建:真正能够拯救我们的是宪政》,共识网,发布时间:2013-06-191432作者:邵建、令狐冲)

2、《宪政与民主的政治秩序》。作者邵建。共识网,发布时间:2012-12-121749(刊于《领导者》总第48期(201210月))

3、如《共识网》:

王振民:《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所谓宪法政治,就是建立在宪法基础之上的政治”,但是,他也矛盾地说到“我国宪法本身就是在党的领导下制定的,每次宪法修改也都是党中央提议并提出修正案的,宪法就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最高表现形式,是党的意志最刚性的表达。”这不是政治基础之上的宪法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